企业文化
《神东天隆》数字报

   总第91期

   

文艺园地
 网易彩票>企业文化>文艺园地
游山西碛口随笔
作者:煤炭经销有限公司 陈今元    2019年10月31日    点击量:690    字数:2165

鄂尔多斯高原的十月秋意渐浓,天高云淡,层林初染,早晚已有瑟瑟寒意,而三晋大地仍然艳阳高照,群山葱茏,遍野的麦香枣红惹的一群塞外汉子婆姨踏秋而来,去找寻心中的"味道"……   

早就和朋友们商议一起结伴同行去看看山西好风光,领略锦绣三晋的旖旎,今日夙愿终于成行。同行十二人两部商务车从东胜出发直奔山西临县黄河边上的古镇碛口。

去年,我曾带着家人到过碛口,这个名不经转的古朴小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回来后每每和友人谈起关于旅游的话题总是要提起碛口。按理说我这些年也走过一些地方,可以说也见过一点"世面",但说起碛口我却总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表述它留给我的"味道"。这次朋友们让我策划山西游行的线路我首先想到的第一站就是碛口,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讲的所谓"情结"感吧!

日记往往是写给自己看留给后人评的,文章是写给读者的,游记我以为是兼与日记和文章的混合载体,但是它最大的功能作用应该是“分享",是与人共享所到之处是何方幽静之所,让人悠哉、快哉、乐哉。或许还能勾起几人的一点向往欲,在不经意间还为所到之地的旅游尽了一丝绵薄之力。所以,还是先道一道我知道的碛口吧!

碛口镇位于晋西临县黄河与湫水河的交汇处,距省会太原约230公里,距吕梁市(原离石市)约45公里,距临县县城约50公里。碛口因其下游的大同碛而得名。“碛”,是指水中由沙石堆积而成的浅滩,大同碛又名二碛,黄河第一碛就是闻名遐迩的壶口。黄河穿行于晋陕峡谷之间,当流经临县卧虎山前时,汇入支流湫水河,水量骤然增大,但四、五百米宽的河道却因为遭遇大同碛而收缩到不足百米,狭窄的河道与十余米的落差使得方才还平静婉约的黄河水奔腾怒嗥浊浪滔滔,形成一处险滩,以至于“黄河行船,谈碛色变”。在过去交通落后的年代里,碛口以上的黄河水道是连结西北与华北物流的经济大动脉,轻舟越碛虽然有惊无险,但货船在大同碛上船毁人亡的前车之鉴,使得大同碛成为黄河中上游黄金水运通道的终结点,货船至此不得不抛锚卸货改走旱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早在明末清初,碛口成为九曲黄河第一镇。据说当时碛口码头的搬运苦力有两千余人,负责转运的骡马、骆驼有上千头,“驮不尽的碛口,填不满的吴城”、“碛口街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流”,可惜现在已经听不到驼铃声了。

特别要说一下,古镇上还有一个戏台,顺风旅馆就在戏台旁五十米的地方。想当年,各色戏班在这里上演,帝王将相,百味人生。只是现在古镇依在,却不见那时的商人了。不过,在各色的游客中,古镇在重建,未来古镇也一定会又繁荣起来,不过,不在是商人的天下,而是游客的天下。 

碛口古镇,还有一段红色之旅,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东渡黄河夜宿于碛口,后转战到西柏坡,指挥了全面的解放战争。

十月的碛口天气也是冷风嗖嗖,我们一行入住到一个老白当家的人家。好字一个当头,喝上一壶吕梁烧酒,心中油然英雄传,草原上来的人们坐在窑洞炕上听着碛口后人津津乐道着吕梁儿女的英雄传……

好好好!好啊!人说山西好风光,碛口人文故事更值得人们去领略,凭吊!追忆!

我不知如何描述碛口。想当年,碛口卧虎山上的黄龙庙,是商人们时时企盼吉祥的路标,望着飞檐的庙宇,商人们会长长地出一口气,也许是在细雨中,也许是在落日里,也许是在风雪中,一切都是那么悠远、深沉、厚重。商人们卸下货,找到一家客栈,温上一杯茶,喝上一口酒,依窗凭栏古镇依然是古色古香,脚下是石板路,两边是高圪台,房檐连着房檐,店铺连着店铺。商人重利轻离别,想当年碛口是温柔之乡,听当地人讲,当年一街灯光车马熙熙光怪陆离甚是繁华,就象上世纪九十年末我们达拉特旗耳字壕一样,有个很多人至今念叨的称号叫“红火圪台"……

我每次面对黄河,总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慨,特别是行走在山陕河谷的黄河边更是油然而生万千情绪。十月份的黄河是温顺的,似乎是少了几分表面上的咆哮。为了多陪一会儿黄河,也许更是为了内心中的长河落日圆,我们沿黄河公路向南而行想去看看沿黄的古渡口,没有想到行至半途,前方正在修路,车在泥泞上前行,我不时停车望着不远处蜿蜒黄河边的古渡口,无奈路比想象中的坎坷,可望不可及,只好离开黄河回到镇上听老者再讲古镇上的江湖风云……

早先就听当地人讲,碛口的天气也似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今个真是领教了。黄昏前的天色本是晴朗少云,忽然间云层越聚越低,我们的脚正踩在古镇石板街的时候,黄河水从天而来了。饱含雨意的秋云自卧虎山、黑龙庙重重擦着碛口的古建筑倾斜而下。喷溅着水汽和斑驳难抑的陈旧气息,远处的大同碛浪卷千堆,急流汹涌,倾刻间,满布碛口的商埠主街、店铺、河岸和河面的古镇大地,像古老的容器盛满了辽阔且热烈的音响。雨滴落在大河上溅起水窝,满河都是雨,随着河水流向大同碛,水与水摩擦的涛声飞进古镇。此情此景我想起一首一个老友喝了烧酒爱吟诵的千古绝唱:《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Copyright© 2019 网易彩票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50002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