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神东天隆》数字报

   总第91期

   

学习交流
 网易彩票>企业文化>学习交流
左宗棠与新疆(全文)
作者:淖尔壕煤矿 高彬    2020年01月03日    点击量:760    字数:5303

        新疆占据着我国六分之一的国土面积,地大物博,物华天宝,山河秀美,不禁让人赞叹,新疆是个好地方。一个地区、一个地方总是和某些人有特定的联系,新疆也是如此。新疆今天能划分在中国的版图上,是与左宗棠的功劳分不开的。

    清朝咸丰年间,清廷财政极其困难,各种附加税在新疆相继征收,除清政府盘剥外,当地的王公贵族、宗教头目对农牧民的剥削压迫十分残酷,新疆人民为了自己的生存,在同治年间开始武装反清,在反清过程中,一些本地民族的封建主和宗教上层头目取得了领导权,这些割据政权的头目竭力煽动民族仇杀,他们之间为了争权夺利,扩大地盘,互相厮杀,征战不已,有十三万满族人和汉族人以及军人被惨遭屠杀,使新疆局势混乱不堪,就在这混乱之中,临近新疆西部的一个中亚国家浩罕派一将领阿古拍趁机入侵新疆,五年之间侵占了新疆包括吐鲁番和乌鲁木齐等地的大部分土地。自阿古柏军队入侵以来,到处搜刮民脂民膏,抢掠财物,奸淫妇女,乱杀无辜,致使新疆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在生死线上挣扎。阿古柏政权在南疆的出现,引起了英国和俄国的极大关注,这两个国家早就觊觎着我国南疆地区,都想力图把阿古柏政权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中,因为十九世纪英国和俄国是当时争霸世界的两个殖民强国,俄国强迫清政府接受他们一手炮制的划界方案,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侵夺了我国西北边疆四十四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之后俄国军队侵占了伊犁地区。而英国与阿古柏政权签订了条约,英国人从印度进入南疆可以随意进入阿古柏占领的任何地方,这就是当时新疆的社会背景。

    就在新疆沦陷之后,日本入侵我国台湾和东南沿海地区。自鸦片战争以来,我国与入侵国家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致使国运衰弱,财政拮据,国库空虚,增收赋税,民不聊生。朝廷大多数人认为收复新疆与保卫东南沿海地区不可同时兼顾,关于海防与塞防意见分歧,举棋不定,以直隶总督李鸿章为代表的大臣反对西征,要求停兵撤饷,认为收复新疆是“出兵必败”、“边疆无用论”、“得不偿失论” 占据了上份,在此关键时刻,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和湖南巡抚王文韶挺身而出,针锋相对,据理力争,决不让外国侵略者侵占我国西北领土。左宗棠、王文韶等人海防与塞防并重的国防主张得到了执政的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文祥的支持,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授予他征兵、筹饷、指挥军队等全权。

    对新疆情况的了解,清廷中的当权派知之甚少,而左宗棠知道的较多。左宗棠结识了以研究西北史地著称的学者徐松,详细阅读了他著有的《西域水道记》,还阅读过《西域图志》等研究新疆的专著。左宗棠未出仕途之前,在长沙湘江船上与林则徐会过面,进行了彻夜长谈。林则徐是左宗棠所崇拜的民族英雄,而左宗棠是通过忘年交陶澎重和密友胡林翼两位大臣的介绍,称左宗棠为“异才,品学为湘中士类第一”、“绝世奇才”,这引起了林则徐的特别重视,而且深信不疑,所以特地邀请左宗棠来长沙见面。左宗棠博览群书,通读古今,能够系统掌握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他俩忧国忧民,侃侃而谈,在学识上能得到交融,思想上产生共鸣,政治上见解相一致。林则徐在广东虎门销烟后被朝廷贬职在新疆管理伊犁时所搜集的新疆的人文、地理、经济以及当前形势等资料全部交予了左宗棠,认为俄国有觊觎新疆领土的野心,并提出了“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的看法,希望左宗棠能走上仕途道路,堪当大任,匡世救国。林则徐的话左宗棠铭记在心,虽然他没有去过新疆,但他通过书籍等资料对新疆有所了解,深情地眷恋着这片土地,凡是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让外国人侵占,他的爱国热忱和捍卫祖国领土的坚定意志支撑着他在收复新疆的过程中能够克服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困难。

    在清廷任命左宗棠为收复新疆钦差大臣之时,新疆已沦陷了十多年,左宗棠不仅要消灭阿古柏的军队,还要铲除俄国军队,同时要取消英国在新疆的利益。在国内有政敌的攻讦,同僚的反对。在国库空虚的前提下,难以筹措军饷、粮草、武器弹药等军需物资。由于路途遥远,长途跋涉,运输军需物资极其困难。左宗棠既要解决军用物资的供应,又不想给老百姓带来过重的负担,于是,他以政治家的智慧来解决这些问题。要筹措粮食首先要解决民生问题,调动百姓的生产积极性,要得到百姓的拥护和支持。他深知筹措军粮不能单靠征购,还要进行屯田,老百姓有了粮食才能征粮,于是他不仅发动老百姓种地,同时还发动士兵们种地,不能损害老百姓利益,造成不良影响。要在关外屯田,首先要兴修水利,解决农田灌溉问题,于是他采取了一些积极的措施,保障了军粮的供应。

    有关运粮问题,左宗棠根据地理条件,主张关内以车驼为主,关外以驼运为主。在运输方式上,摒弃以往的运输办法,进行改革,采取“节节”转运的短途运输办法,因为“长运疲牲畜之力,又为日太久,稽核不能迅速,故改短运为宜”。左宗棠认为“转运一事,固非籍民力不可”,并强调“购驼不如雇驼,官车不如用民车”这是因为受雇者对自己的车辆、牲畜的爱护远胜于官驼和官车的管理人员。并在外省设立了军需物资转运站,从内地到北疆形成了上万里的运输线路。通过改革措施,加快了运输速度和扩大运输量。

    他还通过向外国贷款,在兰州建立兵工厂,能生产出与国外同样先进的枪支弹药。相对而言,筹饷比筹粮、转运更困难,他想尽一切办法,做了周密的计划、安排,付诸实施,如期实现了西征军的粮、饷、武器、弹药等物资供应,为收复新疆提供了物质保障。

    为了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左宗棠还对西征军进行了整顿、集训。首先,他坚决惩治悍将,裁减冗员。他强调,边塞用兵的原则是“兵在精不在多”,因为“道远运艰,不能用众”,并加强官兵的训练,严令出塞,各营要“勤加演练,以期精而又精,克收寡可抵众实效”。对出关各军的火力配备,左宗棠也设法予以调整和充实,尽可能使用上比较先进的武器。外国人评论左宗棠带领的这支军队不是以前的中国军队,他基本上是一个欧洲强国的军队。

    左宗棠为西征军制定的战术方针是“以缓行速战为义”,意思是充分做好战前准备工作,包括战略战术的制定,人员的配备,情报的搜集,不打无把握之仗,不匆忙进兵,一旦打开,就要速战速决,决不允许迟缓。他用兵向来谨慎,曾说过:“慎之一字,战之本也”,就是要求官兵们不能轻敌,打了胜仗更不能骄傲自满,一切要谨慎行事,戒骄戒躁。

    当时新疆敌方军队的布局是,沙俄占领伊犁地区,阿古柏直接控制南疆八城和吐鲁番盆地,投靠阿古柏的马人得和白彦虎的军队盘踞在乌鲁木齐、玛纳斯一带。左宗棠收复新疆提出“先北后南”的战略方针,这样做首先可以避实就虚,在突破敌人薄弱环节后再进行决战,可以先声夺人,鼓舞士气。其次,先将阿古柏一部分军队在北路聚而歼之,为挺进南疆创造条件。从而形成从东、北两面夹击南疆之势。这是基于对阿古柏集团的兵力部署、新疆的地里环境以及历史经验的分析、判断所做出的决策。为了利用英、俄矛盾,集中力量消灭阿古柏集团,左宗棠主张暂时不涉及伊犁问题,等先消灭了阿古柏军队,然后消灭俄国的军队,这个战略方针是完全正确的。

    为了收复新疆,清军在西北地区集结了一百四五十营,约六、七万人,先后投入第一线的有八十多营,近四万人。战争从光绪二年(1876)夏季开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北疆之役,第二阶段为达坂—吐鲁番之役,第三阶段为南疆之役,到光绪三年(1877)底结束,天山南北两路除伊犁地区外,均告收复。清军在战争中往往能以极少的损失取得最大的胜利,缴获了不少的战马、枪炮军械等战利品。左宗棠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有时候不按照清廷不切合实际的军事部署,而是根据前线实际情况调配军队指挥打仗。在战略上左宗棠能够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在战术应用上,左宗棠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的敌人昏头转向,狼狈而逃。在兵员和武器弹药的补充上比较及时,特别是在第二阶段的战役中,是双方的主力决战,给予阿古柏的主力部队以毁灭性的打击,一举打开了通向南疆的大门,消灭敌人两万余人,相当于阿古柏防守这一地区兵力的五分之四,约占阿古柏总兵力的百分之四十,阿古柏死于这场战役中。阿古柏死后,发生内讧,在“树倒猢狲散”的状况下,这些残余部落有的纷纷倒向清军,有的投靠了沙俄,有的逃跑,左宗棠命令部队一路追杀,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彻底打败了阿古柏军队,同时也铲除了英国在新疆的利益。于187812日,整个新疆除沙俄仍盘踞在伊犁地区而外,已全部收复。

    正当左宗棠一路势如破竹,决计乘胜一举收复伊犁时,沙俄主动与清政府进行谈判,并提出条件,只有允许俄国商人进入中国内地做贸易,赔偿俄国损失费,还要在割让一些土地的前提下,才能交回伊犁。清政府要求俄国派使节与左宗棠直接谈判,却遭到了俄方拒绝。于是清政府派出吏部右侍郎、暑盛京将军崇厚前往俄国交涉收回伊犁,未经清政府同意,竟在克里米亚半岛的里瓦吉亚与俄国签订了《里瓦吉亚条约》,按这个条约规定,俄国虽然交还伊犁九城,却割据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特克斯河流域以及位置重要的穆素尔山口,从而隔断了伊犁与南疆阿克苏等城的联系。此外,中国还要支付五百万卢布(约合二百八十万两白银)的所谓“代守费”和“俄民损失费”,中国还要准许俄国在嘉峪关、哈密等七处设领事,并给予俄商在新疆、蒙古享有免税贸易的特权等。

    消息传来,举国震惊,朝野一同谴责崇厚的卖国行径,因为这是在两国没有交战的前提下,在中国并未战败的情况下签订的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所以激起了举国上下的一致反对和声讨,全国舆论一片哗然,街谈巷议无不以一战为快。左宗棠主张先可以谈判,如果按我们的要求谈判不成则拼力一战,从沙俄手中收复失地。在巨大的爱国御侮浪潮影响下,清廷大多数官员要求改约或攻打,只有极少数人主张妥协,卖国贼李鸿章就是这些少数人中的代表,极力阻止改约,但是,在全国反对浪潮的激荡形势下,清廷不得不放弃李鸿章的建议,将崇厚治罪,改派大理寺少卿、驻英法公使曾纪泽(曾国藩长子)前往俄国谈判,同时,命令左宗棠统筹兵事,作打仗准备。

    俄国为什么不和中国交战,而因为伊犁领土问题首先提出和中国谈判呢?在中国打败阿古柏军队之时,正值俄国刚刚结束了对土耳其的战争,经济已经枯竭,财政赤字严重超高,沙俄政府虽然想以战争手段霸占伊犁,但由于经济衰弱,难以出兵作战。

    曾纪泽与俄国代表进行了半年多的谈判,在这场中俄外交斗争中,充分显示了他的外交才干,当然,左宗棠的积极备战,扬言要将沙俄军队打败,无条件收回伊犁,对曾纪泽同沙俄的谈判起到了后盾作用。

    曾纪泽在力主收回伊犁,废除《崇约》原则的同时,在其它方面也有所让步。这样双方终于在光绪七年正月二十六日(1881224日)签订了中俄《改订条约》(即中俄《伊犁条约》),按新的条约规定,俄国同意交还特克斯河谷地区(约两万多平方公里)和通往南疆的穆扎尔山口,并放弃了俄国货物由嘉峪运进内地的要求,但仍割占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约一万多平方公里),并把赔款由五百万卢布增加到九百万卢布(约合五百零九万两白银),还保留了《崇约》所规定的商业特权。十分明显,《改订条约》仍然是沙俄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不过从中国方面说,这与崇厚签订的条约想比,总算收回了一些权益。后来,有人赞扬曾纪泽的俄国之行是“折冲樽俎,夺肉虎口”,不是没有道理的。《改订条约》签订后,于第二年二月初四日(1882322日),清军带兵进驻了伊犁,从此,伊犁终于从侵略者手中回归到了祖国怀抱。

    收复新疆是极其艰难而又复杂的事情,既要有朝廷的大力支持,又要有民众的拥护,这不是简单的军事行动,作为西征军的最高统帅,要具有战略思维、全局意识、深远的谋略、过人的胆识和非凡的才干。他进入新疆,特别重视处理和调整各民族各阶层之间的关系,认真对待军民关系,为了不扰民,不损害新疆民众的利益,整饬军纪,严格执行,如有触犯者要严惩不贷,杀一儆百,他向部队说明军纪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民心的得失和战争的胜负。使军队与百姓能够和谐相处,成为鱼水之情。清军进入新疆也得到了当地民众的不少帮助。

    参加收复新疆战役有来自全国各省区的军队,派系林立,相当复杂,颇难统一指挥部,有个别不听指挥,延误战机。各军的素质、武器配备和战斗力的强弱参差不齐,调配和使用起来比较困难,不能得心应手。左宗棠根据实际情况加以整合,严格训练,统一部署。对于干部的提拔任用,他不拘一格,量才录用。

    收复新疆后,左宗棠大力恢复生产,发展经济,同时加强边防巩固,废除了一些有弊端、不合时宜的制度,进行清丈土地,减免赋税,奖励垦荒,采取官方贷款、民间出力的方式兴修水利、修路铺桥,每收复一地,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及大地调动民众的生产积极性,也改善了民生。

     左宗棠对中国的最大贡献就是收复新疆,收复新疆是他人生中最光彩夺目的一页。在新疆岌岌可危之际,他以垂暮之年,不畏艰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起收复新疆的重任,这充分表现出他的一片爱国热忱和高尚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一生很清贫,虽然出仕较晚,但他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了国家和人民。今天的现实,让我们更加认识到了左宗棠收复新疆的重要性,他给中国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造福子孙后代。他的丰功伟绩光耀千秋,是值得我们永远缅怀的一位民族英雄。   


Copyright© 2019 网易彩票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5000242-1号